清水濯缨

愿有朝一日,能把挖的每一个坑都填上。

之前那篇《今天的国家队虐狗了吗?》的番外,超级短因为我写不出来了

前文:                 特别篇    END①  END②

写的时候大概是迷幻了,孙翔也没有拿过冠军来着,对于文中的bug看过就好了(求你
=======================

集训中心的大楼是有天台的。

这件事孙翔很早就知道了。其实他晚上来过好几次了,每次站在扶手边鸟瞰都有种“天下之大,舍我其谁”的感觉,特别符合孙翔的心意。

更重要的是,他觉得在这里吹风可以缓解他被秀恩爱和JJC输给唐昊的糟心。

现在也是一样,他把手撑在扶手上,看着底下的人来车往,默默地消化马上就要打世锦赛的紧张。毕竟他和队里其他的妖艳贱货不一样,没有男朋友听他讲自己的内心感受。

“嘎吱——”

楼梯口的铁门突然响动,吓得他差点跳楼。

 

“你怎么在这?”

“你怎么在这?”

两个人异口同声。

来的人是唐昊,据他所说他也早就知道这里有个天台了,而且也经常上来吹风。正所谓无巧不成书,个把月以来两个人一次都没有碰到过,也不知道算不算有默契。

孙翔一脸的难以置信:“说真的我觉得我仿佛发现了平行世界。”

唐昊白了他一眼:“我们天天JJC,我估计都是输了的人晚上才来。所以错开了。”

孙翔狡辩:“也没不算天天吧,上礼拜天不就没打吗。”

没错,上礼拜天他们集体出游,放了一天假。

唐昊故作关心:“我说,你老是大晚上这么吹风,小心感冒。”

孙翔大怒,非要拉着唐昊回训练室一较高下,看看到底是谁输得多。

 最终这场pk也没打上,两个人倒是撑在栏杆上聊起了心路历程。

“说真的,你紧张吗?”孙翔看着底下的小吃街问道。

“说真的,紧张。”唐昊同样头也没回的回答,“我和你还不一样,毕竟我还没拿过冠军呢。”

孙翔听到这里就笑炸了:“你不会以后走上张佳乐的老路吧?!你们百花出来的人都这么苦情的吗?!”

我真傻,真的,在这种ZZ面前谈什么气氛——来着唐昊内心独白。

最后还是孙翔拉回了聊天的总基调,“说真的,冠军真的会上瘾。”

唐昊:“再说一句老子揍死你。”

孙翔白了他一眼,但还是继续自己的心路剖析:“我们是七期生,在他们眼里还嫩的不行,但是我一直觉得,我们这届会大有所成的,就凭我,就凭你。”

“对我评价这么高?”

“那必须,毕竟你也就比我差一点点!”

……看来轮回那的捐款还是得捐。

其实他俩都有点紧张,但更多的是激动和对于一个真正的大舞台的按捺不住。他们年少,他们意气风发,他们野心勃勃,但他们也为登顶荣耀之巅经年刻苦。

每一个少年,都是野心家。

 

这种少年壮志的聊天氛围一直持续到孙翔的一声疑问。

“咦,底下那两个人有点眼熟啊?好像是……”

唐昊如临大敌:“别看!住嘴!”

“.……我的眼睛”孙翔默默地捂住了眼睛。

底下是他们国家队的放闪中坚力量——国家队长喻文州和他的小伙伴黄·烦死人·少天。

作为在中国的最后一晚,他们怎么可能不利用起来?

孙翔看到的那一幕就是黄少天叨逼叨逼叨然后被喻文州塞了一口小吃,然后吃完了继续叨逼叨逼叨的循环。

……天台上的两个人一起神同步的转过身背靠着栏杆。

孙翔愤愤道:“你说这两个人是不是想看我们跳下去?”

唐昊一脸麻木:“我估计他们根本看不到我们,看到了也会自动过滤掉。”

“多大仇?!这段时间训练下来我觉得我都快抑郁了!人干事吗?”孙翔简直忍无可忍。

“你总算说了句人话。”

“你可拉倒吧!你也好不到哪去,虽然每次我都是他们集火的主要目标,但溅开来的伤害都能崩你一脸血!”

出乎意料地,唐昊没有立刻反击他,孙翔刚想吐槽是不是伤心到说不出话时,却被唐昊一句话震到哑口无言。

“你说,要不我们在一起吧?”

“.…..什么东西?!”

唐昊走到孙翔面前站正,神情严肃地复述了一遍:“我说,我们在一起吧。”

“……侬脑子瓦特啦?”

“.……”

唐昊听了想打人。

不过在他刚想转身离去留一下潇洒的背影让孙翔独自悔恨终身的时候却又被叫住了。

“站住!”孙翔大喝一声,中气十足。

唐昊带着想踢点什么的情绪回头:“干嘛!”

“你怎么走了!”孙翔质问。

“你都拒绝了我还不走?!”唐昊反问。

“我什么时候拒绝了!”

“你脑子不好我已经知道了,不用这么积极得证明给我看吧?!”

“你神经病啊!我什么时候拒绝了!我让你走了吗!”

“那你到底敢不敢接受?!”

“谁不敢了?!老子现在就接受给你看!”

“那我现在走可以了吧?”

“我同意了吗?!”

“那我现在问你,你敢不敢同意?!”

“谁不敢?!你赶紧滚滚滚!”孙翔开始挥手赶人。

“走就走!”

然后唐昊就下楼了。

摔门而去,却又在楼梯拐角处笑得像个二傻子。

孙翔直到看着唐昊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后,才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烫的跟S市夏天的路面差不多,他一边用手贴着脸降温,一边也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

这两个人,总是透着一种迷之默契。

 

等他终于吹风吹到脸上的温度降下去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小时了。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孙翔决定还是先回房,明天再把这个消息爆出来气死那帮马上就要异地的小情侣。

他的得意维持到了楼梯口。楼梯口的门是一扇普通的铁门,从里开的。

也就是说,他被唐昊这个ZZ失手关在了天台。

“靠!唐日天你这个神经病!!!”

门应声而开。

“羊习习你骂谁?!!”

 

诚如叶修所说:这两个人一定要一直在一起,就当是为民除害了。

=======================

没错,这两个人真的像个二傻子一样笑了半个小时。

虽然我觉得像这个字用的不是很准确

评论(20)

热度(383)